行业资讯

发布时间:2017-12-29   阅读次数:215   新闻来源:中国交通新闻网

[关闭]

深化企业改革 加快市场步伐 中国铁路告别路局时代

积分换购、星级会员、积分转让……这不是某家超市或电商的年终促销,而是中国铁路总公司(简称铁总)新推出的“铁路畅行”常旅客会员服务。

12月20日,在12306网站上,会员服务、微信支付以及自主选座的服务公告已被置顶,并加以闪烁的“NEW”字样。

从路局层面的改弦更张,到高铁快运、众筹列车、会员服务等一系列新产品新服务的推出,中国铁路改革正加速稳步推进。根据铁总此前确立的“三步走”计划,第一步是非运输类企业的公司制改革,第二步是全国18家铁路局的公司制改革,第三步将迎来铁总的公司制改革。

从“局”到公司 建立现代企业制度

11月19日,在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6号院外,不时有路人驻足拍照。当天,有着64年建局历史的北京铁路局正式更名为“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”,院落两侧褐红色的瓷砖上,旧的招牌字迹还未完全淡去。

铁总官方信息显示,截至11月15日,公司所属的18个铁路局均已完成公司制改革工商变更登记。各铁路局企业性质由原来的“全民所有制企业”变更为“有限责任企业”;由铁总行使出资人职责,不设股东会;设立党委会、董事会、经理层和监事会;依法建立职工董事、职工监事制度,健全以职工代表大会为基本形式的企业民主管理制度。

尽管更名后“局”字尚存,但多位业内人士认为,如今的公司与过去的铁路局有了本质区别。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副教授左大杰向记者表示,过去,全民所有制企业最大的一个问题是“出资人缺位”,决策者几乎可以不为自己的决策失误付出代价,赚和亏都是“国家的”。

“铁路局是局长负责制,说起来有局长办公会,但其实很容易一个人说了算。”左大杰认为,通过这次改制,铁路局集团真正成为了具有现代企业制度的公司,董事会决策,经理层执行,监事会监督,更加科学合理。

根据铁总官方消息,目前机关组织机构改革基本完成,内设机构精简调整,机关部门、二级机构、人员编制分别精简10.3%、26.6%、8.1%,工作流程进一步优化。

经营范围扩展至多领域

在18个铁路局正式更名后的1周时间里,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陆东福先后与京东、阿里巴巴、中国邮政等多家企业会谈,洽谈在高铁快运、在线支付、“高铁+共享汽车”、现代物流、打通国际铁路邮运通道等方面的合作意向。

事实上,许多领域的合作已经稳步展开。今年“双11”电商黄金周期间,铁总直属企业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中铁快运)与顺丰速运联合推出了“高铁极速达”服务。中铁快运运营总监黄健介绍:“今年的合作与过去有了本质区别,过去顺丰是采购运力,我们提供运力,今年我们双方在共同开发这个项目。”他透露,中铁快运下一步还将与京东、邮政速递、菜鸟网络旗下公司等快递企业开展更多合作。

货运市场化改革要突围,客运市场改革则亟待“破冰”,重构多年来用户心目中的“铁老大”形象。

乘客冯琰在常旅客会员开放办理的当天就完成了认证,他告诉记者:“由于出差坐高铁频繁,铁路部门的新服务我都能第一时间体验。今年我从北京到福州,在合肥南站吃到我点的外卖,很方便!”从今年7月的“高铁外卖”,到10月取消异地购票取票手续费、11月的微信支付,再到12月的会员服务,新服务大大提升了乘车体验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传统的客货运主营业务背后,新业务也在悄然启动。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,记者发现多家铁路局集团公司的经营范围从原有的铁路客货运输、运输设施修理与制造等传统业务,扩展到物流、金融、旅游餐饮、广告经营等领域,其中9家铁路局集团公司新增了房地产开发经营。在铁路一线工作多年的哈尔滨南站党委书记于继伟表示,借助客货运输的优势,开展多种经营,是围绕主业的延伸经营,也是进一步深化铁路公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具体举措。

建立规范完善的董事会或为下个突破口

2013年,在国务院大部制改革推动下,铁路部门实行铁路政企分开,原铁道部一分为二,组建国家铁路局,承担拟定铁路规划和政策等行政职责;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,负责原铁道部的企业经营业务。

4年多的实践证明,改革成效显著。今年10月,铁总发布前三季度财报显示,1月至9月公司净利润为-11.40亿元,较去年同期大幅收窄79.56%,收入合计5243.71亿元,同比增长19.38%。

不过,在执行层面,仍有不少关键问题尚未解决。今年8月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《中共中国铁路总公司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》,提出应深化铁路客货运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深化铁路企业改革,加快走向市场步伐,提高企业经营效益。

市场化运行机制应该如何建立?对于当前的“1+18”(铁路总公司和18家地方铁路公司)模式,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表示,18家公司仍需要由铁总进行运输统一指挥、统一清算,还不能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。左大杰提出,企业就是企业,不应该有行政审批权;但也不该让企业承担过多的、超出其能力的社会义务。“目前,18个铁路局集团没有一名外部董事。”左大杰认为,应把建立规范完善的董事会作为改革的突破口。

在经营层面,于继伟提出,部分铁路产品应按照市场供需来调节价格,采取淡旺季价格浮动机制;对于铁路企业承担的公益性职能也应作出界定,如学生票半价政策,政府应给予补贴。同时,于继伟建议:“应完善企业内部激励机制,打破干部身份,取消行政级别,实行管理人员和生产作业人员统一的人力资源管理体系。”

改革进入深水区,多项政策有待进一步落地。按照《中国铁路总公司关于全面推进铁路局公司制改革的意见》,明年起地方铁路公司将按照新机制来运营。“现在看来,18个路局改制只是全面深化铁路改革的开幕式,后面的戏份应该更精彩。”左大杰说。